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科学神教 067 英雄OR懦夫

发布时间:2020-01-18 17:16:44

科学神教 067 英雄OR懦夫

随着第一个哨塔被摸,其他几个哨塔几乎遭受到了同样的命运,很快树立在水里工厂外围哨兵几乎尽数被清除。

也就在这个时候,冰冷的塞纳河水中,更多的“鱼人”生物,沿着河堤往水力工厂进发。后面这一群鱼人身上甚至还装备着甲胄,手上也是各式各样的兵器。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单纯的怪物,而是拥有一定文明的生物,至少已经会使用兵器跟防具了。

“乔治,你看迪兰那家伙又偷懒了,哨塔上面都没看见他冒头了。”

说话的是阿瓦尔,他也是守卫水力工厂的士兵,此刻他正藏在一片隐秘的墙角执行暗哨任务。

他旁边的一片阴影处,传来了乔治的回道:“估计是哨塔上面夜晚冷风太厉害了,所以他蹲下来躲避寒风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寒冷冬天如果能在温暖的壁炉前烤火该多好啊,这比以前城主卫队的时候要辛苦多了。”

“别抱怨了,以前城主卫队的时候,你那点薪水有机会在壁炉面前烤火?就连吃饭都是问题吧。虽然现在训练比以前辛苦多了,但是领主大人给了我们更多,而且还让我有了战士的荣誉感,知道自己为何而战了。”

乔治听到阿瓦尔这么一说,也赞同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去年这个时候风暴堡都还处于饥寒交迫之中,是杜克领主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更重要我也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战士,而不是以前听到冰魔就害怕的懦夫了。”

两个暗哨士兵,就在这孤寂的长夜闲聊了两句,然后就选择收声了,因为暗哨聊天是违反军规的事情,哪怕现在周围没人监督,他们也不敢肆无忌惮,军训的纪律已经开始深入到他们骨髓里面了。

仅仅在他们收声后没多久,乔治就发现了哨塔底下出现了几个黑影,但是他们刚好处于一种“灯下黑”的状态,乔治并不能看清楚到底是谁。

“阿瓦尔,哨塔有点不对劲,现在还没到换岗的时候,迪兰怎么也不可能走下哨楼的,而且巡逻卫队也不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塔楼下面!”

听到乔治这么一说,阿瓦尔也打起精神看向了塔楼方向,果然有几个黑影正在往着水力工厂方向摸去。见到这一幕的时候,阿瓦尔就明白情况不对劲了,这绝对不是风暴堡的人,而是外人入侵了。

只是阿瓦尔不确定是不是冰魔。因为从身形上来看,这些黑影比身高两米的冰魔要矮小的多,而且冰魔一直都是正面进攻,很少有冰魔偷袭的例子。

“乔治,预警!”

阿瓦尔没有选择继续隐藏下去,而是站起身来朝着黑影方向冲去,他要查探清楚什么情况。乔治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挂在脖子上面的口哨取了下来,寂静的黑夜之中,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哨音。

“出事情了!”

炼铁高炉房里面的蔷薇,听到这嘹亮的哨音之后,立马就朝着妮可说了一句。之前她一直感觉有点心神不宁,而且有着一种诡异的空间波动,果然还是出事了。

“冰魔进攻了吗?”妮可紧张的问了一句,因为风暴堡最大的威胁就是魔物山谷的冰魔了,而且水力工厂就在城外,将是冰魔进攻的主要目标,这也就是为什么杜克要安排这么多守卫力量的原因。

“无论是谁,我们都要看守好这两座高炉!”

蔷薇狠狠的说了一句之后,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匕首,她知道这两座魔法高炉对于风暴堡的重要性,所以无论如何也要防止这里被冰魔破坏,也算是弥补她之前对于杜克的过错了。

外面的阿瓦尔已经冲到了哨塔下面,这下他终于看清楚黑影是什么了,但是眼前的一切却不是他想象中的魔物,而是一群半人半鱼的恐怖怪物!

这些鱼人自然也是看到了阿瓦尔了,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张着狰狞的利齿,就朝着阿瓦尔冲了过来。第一次面对如此恐怖的生物,一种无法遏制的恐惧在阿瓦尔内心之中涌现出来,他想往后逃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阿瓦尔脑海之中本能的出现了那一句“风暴军团,前进!”的口号,而且他也明白,如果水力工厂被破坏,那么他们一直望眼欲穿的那种超级盔甲就没有办法生产了,也就没有办法抵抗魔物的进攻。

城里面还有自己的父母跟年幼的孩子,上次冰魔进攻损失惨重,如果攻破风暴堡的话,那么必然他们没有办法逃掉。阿瓦尔不想自己的孩子,以后也成为冰魔中的一员,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风暴堡,为了战士的荣誉,他都没有办法选择后退!

“前进!”

阿瓦尔大喊了一声,给自己加油鼓气,然后他拔出自己的长剑,义无反顾的朝着鱼人怪物冲了过去,他相信哪怕就是自己战死了,领主大人也会给招呼自己家人的。

他挥舞着长剑朝着离最近最近的一个鱼人砍了过去,与此同时其他几把鱼人的铁叉,也朝着阿瓦尔身上刺了过去。阿瓦尔这一剑直接砍中了为首鱼人的脖子,瞬间鲜血就飙射出来,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了空气之中。

“叮当”几声脆响,鱼人的铁叉也命中在了阿瓦尔的身上,只是作为一线的哨岗人员,而且是之前城主卫队的老兵,阿瓦尔已经率先装备了板甲。

这一刻风暴战甲展现出来了它惊人的防御能力,除了铁器撞击的火花跟几道划痕之外,这些生锈的低等铁器,压根没有办法破开风暴战甲的防御。

阿瓦尔反手就是一剑,砍断了另外一个鱼人的手臂,鲜血溅射到他闪亮的风暴战甲上面,一股铁与血的激情跟残酷迸射了出来。

阿瓦尔在血战的同时,乔治在吹响警哨之后,也冲了过来。只是这时候他看到了塞纳河畔,有着一大堆的鱼人在登陆,而自己这边只有两个人。

见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乔治放缓了自己的脚步,这种情况冲过去无疑就是送死。但是眼前血战的是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兄弟,如果此刻逃跑的话,那么将顶着懦夫的称号痛苦一辈子。

是当一辈子的懦夫,还是成为一个英勇的战士,哪怕只有几分钟?

乔治在短短这一瞬间,选择了后者,他拔出长剑怒吼着,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可靠吗
深圳曙光医院地点
北京治不育不孕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治疗睾丸炎方法
汕头哪个妇科病医院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