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妖影九天 第四卷 风起百越 第一百零七章 罗蝶,枯蝶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9:23

妖影九天 第四卷 风起百越 第一百零七章 罗蝶,枯蝶

翌日。

越王城外王母庙,枯叶石拾阶而上,犹记得当年他逃到王母庙,遇见了守庙老人楚狂,如果不是守庙老人开导他,估计枯叶早就自暴自弃了。

熟悉的场景,却已物是人非。

枯叶走在每一条青石古道,看到失去了灵气的小池,再也看不见一排仙鹤扶摇直上青云的壮丽画面,那只老乌龟也随着守庙老人的离去而消失了。

许多前来祭拜的人看枯叶的眼神很诧异,远古巫族已经灭亡了,而今有一个身穿巫师长袍的人出现在王母庙,难免让令人不惊讶。

偏僻的小亭子坐着一个紫色女子,身段玲珑曼妙,绝美的容颜,令人看一眼便沉沦其中,此人便是妖族鼎鼎大名的妖姬。

想搭讪的年轻公子哥知道这个妖族女子很不好惹,于是敬而远之。枯叶看到妖姬,眉头一皱,便走上去,坐在妖姬对面。“百越现在的局势很混乱,你选择这个时间来百越有何目的?”

“你不也这个时候回来了吗?勾正不也一样,急于在庙会时起兵立国?”妖姬轻拢耳边紫发,一边观赏王母庙的风景,一边说:“巫古时代末从星空中漂流回来的秘境沉入了十万大山底下,每当七星连珠之时,幻星秘境便会开启,算算时间,好像快到了吧,如今这百越局势不稳定,加上幻星秘境将开启,很多仙门都不住了。就像勾正一样,急着立国,就是想借助幻星秘境气运巩固太南国,以此流芳百世。”

枯叶淡淡道:“勾正心思缜密,布局广泛,他若试图瓜分秘境的大道气运,只怕人心不足蛇吞象,尽管他是上仙,艺高人胆大,到头来将功归一篑。在我看来勾正大可以像以前一样,以铁血手段清洗百越各个部族和宗门,欲成立一个不朽王朝,就需要百族和各仙门无异心的臣服。”

妖姬收回心思,换了个坐姿才说:“你知道我天哥什么评论你吗?我天哥说你大局观看的很准,但有一个致命缺点。”说到这里,妖姬卖了一个关子。

“讲来。”

“你妹妹,你寻找了十几年,她已经成了你的心魔,所以这么多年了你始终无法晋升两仪生死境界。”

枯叶神色黯然,他也知道妹妹已经成了他的心魔,可是他始终无法释怀。

妖姬笑了笑,再道:“不如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吧,曾经救走你妹妹的是鬼族,而且化名罗蝶……”

“被鬼族救走了?她现在就在鬼族沧海之巅?!枯蝶!罗蝶!她现在叫做罗蝶?……”枯叶神情激动,颤声问。

“据我所知,你妹妹很早之前一直想去找你,可这么多年了,你在九州闯出了名堂,你知道为什么她始终没有现身吗?因为她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她没有办法去找你,也不知道你在九州的威名。”妖姬盯着枯叶的眼睛说。

“死……死了……什么可能?我妹妹竟然死了好多年了!”枯叶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身上弥漫着一股可怕的压抑气息。从牙缝里吐出一句话:“谁杀的?”

“你可以去沧海之巅问鬼女,或者找到一个叫做三月的半妖,你会得到答案的。”妖姬说着,起身远离枯叶一些,生怕枯叶情绪失控,导致自身遭受了他的诅咒。

……

三月给倪云裳送来好吃的,带到她的房间。

此时的她还在床上运功修炼,睁眼看到满桌的饭菜,心生一种莫名的情绪,这是被人关心照顾的感觉,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很温暖的感觉。

“你当初是不是摘下我面纱看了我的真容?”倪云裳疑惑问道。

三月哑然,这是哪门子问题?疑惑道:“为什么这么说?我可没有触犯过你,你整日带着面纱肯定有你的理由,我怎敢冒犯摘下呢?”

“没摘过我面纱?”倪云裳注视三月的眼睛说。“我的面容很丑陋,所以我施展了一种定魂幻术,但凡摘下我面纱的人看到我的真容将会陷入我的幻术中,不管我有多丑陋的面孔,也会喜欢上我。”

三月信了她的鬼话才怪,面纱模模糊糊,可以隐约看见面纱后面的轮廓,她一定是个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的仙子,于是嘀咕道:“你别用这种谎话骗我,为了让我打消看你面纱后下的真容,用这这种低级的谎话是骗不了人的,我可不是懵懵懂懂青涩的少年。”

“你不信?”倪云裳来到桌子前,夹起一些菜,半掀起面纱送入嘴中,很是优柔娴雅,端庄如大家闺秀。

“你倒是给我看看给的真容啊,你我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总不能以后见面时认不出你吧。”三月兴致盎然道,坐在倪云裳前边一本正经的看着。

“一副皮囊而已,没什么好看的。再说凭你这点灵魂力根本无法抵抗我的幻术,如果你深陷我的幻术中,我可不想带着一个花痴累赘在身边。”倪云裳边吃边说。

三月还是不信,于是说道:“其实吧,你施展大自在幻术时,遭受反噬昏迷后,那时我一路背着你逃跑,早在那时我已经摘下你的面纱看过你真容了!虽然你是一个如九天之上的仙子,但也不用编谎话吓唬我吧。”

论一本正经忽悠人,三月觉得自己还是有几分心得的。

倪云裳错愣半响,仔细打量三月的面庞,想看看他神情上的异样,如果他说谎,多少肯定有些心虚,可是看了良久,她找不到任何异样之处。半信半疑的问:“你真的看过了?”

她本是红尘仙,算到自己将有一场情劫,于是施展幻术,将七情六欲注入这道分身之中,为的就是渡过这场情劫,下山之时还布下了一个定魂幻术,如果不是命中注定的人看到她的真容,就会深陷幻术中无法自拔,如果是命中注定的人,那么幻术将消散,并且她可以不用继续带着面纱示人。

三月得意点头,托着腮帮子打量倪云裳,他发现这双眼眸中很美丽,如夜空皎月,眼波里有一种流连忘返,令人无限怜爱的眸光,肌肤如雪,洁白如玉,惹人情不自禁想入非非,三千青丝如瀑,似扶摇直上云霄九万里。

尽管隔着一层面纱,也能让人一见钟情,三月经历过太多的事情,见过很多美如仙的女子,性格刚烈的红莲,天真霸道蛮不讲理的玲珑,顽劣且多愁善感的师姐,狐媚绝艳的鬼女,妖艳冠绝的妖姬,温婉如水的千水。每个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除了师姐许凝蕊,倪云裳是第二个让三月脸红心动的女子。

当初对师姐那是一种依赖和情窦初开的喜欢,过去了这么多年,三月不再是情窦初开懵懂无知的少年,他脱去了青涩,真正意义上知道了什么才是情与爱。

三月的心跳得厉害,连忙扭开头,生怕再看下去会脸红。一路走来,和你倪云裳接触太多,三月或许多多少少对她心生喜欢之情了。

他曾和红莲走过很长的路,但是和红莲见面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她都想要杀死自己,尽管后面化干戈为玉帛,但三月一直以来在红莲身上感受到的是一种忌惮和威望。

“你脸红了?”倪云裳看到三月脖子红到了耳朵。难不成他真是看着了自己的真容,所以他才脸红得厉害。

三月讪笑,强行镇定,死活不承认的说:“这该死的天气太热了。”

“你看着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看过?”倪云裳的声音很响亮,似叱问的语句。

三月不敢继续忽悠,低声道:“没……没有。”

倪云裳眯起眼眸,有些气愤,寒声道:“行啊!你这忽悠人的本事倒很厉害,下次敢在拿我开玩笑,我会割掉你的舌头。”

三月瞪大眼睛,至于么?一个玩笑而已,她至于这么认真么?连声说不敢了不敢了,三月逃也似的离开房间。

倪云裳注视着三月离开的身影,神情里有些怅然,当初在丛林中,他施展换幻术是时,那个决然站在她身前的背影就已经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中,只不过她心中一直彷徨不定,始终不愿意接受这种感觉。

日上三竿。三月和倪云裳出了小镇,很快就找到了巨大的湖泊。

湖湖泊很宽广,放眼望去,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好像是青玄剑宗的时候,三月看到的那片湖泊一样,直觉告诉他,这个湖泊很危险。

“枯叶说湖边最高的山,阴司就住在上面,不知道我们能否顺利找到。”三月看着不远处的山峰说道。

“祭巫沉睡在湖泊底下,只有阴司才知道打开湖泊底下的禁制,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必须得找到阴司。”倪云裳说道。

三月点点头,率先朝着那座山走去。

倪云裳望着三月的背影,迟疑了许久才迈步跟上去。其实就连倪云裳也不知道她为何要跟他来寻找祭巫,她伤势好了之后,两人本该分道扬鞭,可是并没有。

上一次她说去巫庙,其实她以前去过一次,却还是对三月提出去一趟巫山。

其实她知道三月想去巫族遗地,所以才提出要去巫庙看看。

倪云裳走在后面,心中回想起在客栈三月脸红的场面,她感觉有些好笑,到现在倪云裳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没摘下面纱,不知道他看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深圳博爱曙光正畸
在长春治银屑病哪所医院权威
贵州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泉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中山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