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憨夫宠妻 第一九一章 赤霄玉瑞局势

发布时间:2019-10-17 18:54:13

憨夫宠妻 第一九一章 赤霄玉瑞局势

茶楼不愧是消息灵通的好地方,与酒楼一般无二,只是一处地方更适合江湖人士,各种小道消息,而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事情,茶楼这等地方消息会更全面,可信度也会更高。

茶楼里听到的消息也不过是大战开始,两国之间的交战状况,听着那些所谓的攻城器械的强大,险些就将天风关口攻打下来,那些书生们都能够说得跟说书先生一般唾沫横飞,让人侧目。

看得出,这些都是很强大的人,事情的经过却也因此被夸大不少,听得沈竹茹想笑,却又觉得或许唯有如此才能够更加深切的感受到其中的波澜壮阔。

赤霄国的钢铁机器,让玉瑞国吃亏不小,只是一天的战斗下来,便已经折损将近一万士兵,这还不包括那些受伤的士兵,而是纯粹对死亡人数。

这方面就算茶楼里头扩大了,可也至少有个五千之多。

五千人就这般没了,而且也打出了赤霄国的气势,让赤霄国如今士气大振,而玉瑞国那边恐怕此刻是愁云密布。

待了片刻之后,该听的都听了,再听下去也不过是大同小异的小道消息。

而就在沈竹茹准备离开时,却意外的发现大街上一道身影一闪而逝,那背影很是熟悉,好似姑苏长风那个家伙。

他居然出现在百都城,难道他是跟姑苏风在一块?

毕竟二人都是出自姑苏家,即便姑苏长风跟姑苏家闹了矛盾,成了姑苏家的禁忌也罢,至少多少还有血缘关系,恐怕也不是说断就断的吧。

“月央。我想吃糖炒栗子了,你看那边小店似乎有卖,能不能给我买点过来。”沈竹茹指了指茶楼不远处一处零食店,门口摆着一颗颗栗子,有些妇人正在那挑选着准备买些,而那家店,正好就是刚才姑苏长风进去的地方。

“对了。买个一两银子的糖炒板栗。回头慢慢吃。”沈竹茹说着拿手指头在桌面上很自然的点了几下。

月央心领神会,这是二人间的暗号,表示要去的地方有熟人。

“小姐。用不用再买点其它都零嘴回去?”

“你看着办就好,我都口味你清楚看着拿便是,反正银子都在你身上。”

“小姐,那奴婢这就去了。”月央福了福身子下了楼。而沈竹茹就在楼上一边喝茶,一边等月央回来。

月央在那个店铺里待了有些时候。手里头领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将它们都交给了一倒出来的侍卫拎着,而沈竹茹见她回来,也变不再多留reads;。直接下令回洛园。

当天夜里,沈竹茹交代人准备了一桌酒菜在房里头自斟自饮,烛火都是摆放在窗台位位置。映照在屋内墙壁上,不用担心会因为烛火将人影投射在窗户纸上。将人招惹来。

子时方至,沈竹茹抬眸望了眼天色,喃喃道:“这家伙不会这般无用,连这点人都避不开,顺利的摸进来吧,”

“我怎会这般无用,真的被拦在外头了。倒是你,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你说你报复完秦羽笑之后,是不是应该说一声,居然就那般不告而别,累我四处探寻你的消息,才偶然知道你在天风关口。可你倒好,没几日工夫,人就跑来赤霄国,还混得这般令人大出所料。堂堂的十四皇妃呀,那个冰坨炎陵居然都因为你变成了一滩温泉水,你的魅力真不小,当得起祸国殃民这词,十足红颜祸水一枚。”

“姑苏长风,来就来了,这般一张口就酸不溜丢的一阵说道,你这是特意过来跟我说这些,指责我的不是吗?”

“岂敢岂敢,你可是皇妃娘娘,得罪不起哟。”

“少来。不过你这家伙一来就跑房梁上,你不累吗?”沈竹茹抬眸望着头顶上晃荡的两条腿,真想把它们都剁了。简直就是影响食欲。

“我这不是为了安全着想嘛。不过,这样挺好的,说话居高临下,很有成就感。”

沈竹茹一把抓起一只鸡腿直接朝房梁丢去。

“鸡腿,好东西。果然还是咱家小茹懂得疼人。”

沈竹茹把眼一翻,“谁是你家的了,就算我要说自己是谁家的,那也是我家风华的小茹,跟你没有一枚铜板的干系,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一只鸡腿堵不住你的嘴,再来一只如何?”

“真体贴。”姑苏长风眯着眼笑道。

“真是厚脸皮。”沈竹茹把眼一翻,懒得理会。

“咱们彼此彼此。”姑苏长风咧嘴一笑,张嘴咬了口鸡腿,吃的津津有味。

“你是没找到我的?”姑苏长风吃完鸡腿后这般问道。

“我说是偶然看见的,你信吗?”

“想说不信,可在你面前,好似有着各种偶然发生,那我就信了吧。”

“说得真够委屈一般。”

“好了,不跟你闹腾了。你找我来所为何事?”姑苏长风脸色一正道。

“你知道姑苏风的下落?”沈竹茹也直奔主题问道。

“你找他有事?”

“想问问前两天是不是他出手刺杀赤霄*营西营的项羽?”

“不是。三日前姑苏风中了埋伏受伤颇重,我找了奈何才抱住他一条命,他没可能去刺杀任何人。”

“不是他。那他有没有收到我让月央传递的消息?”

“收到了reads;。”

“可有安排?”

“一个最多只能算是器械制造的师傅,各国都有无数,杀他一个不杀他一个没太大区别,更别提,消息只让杀他,还说会因为他影响两国势均力敌的局势。以那小子的性格,根本不会因为这种没有凭证的揣测把自己的人陷进去,更别提,在得到消息之前,他就已经受了重伤。手头上兄弟折损一半,如今多数都是伤兵,你觉得有可能替你办事吗?”

“那你……”

“也不是我。当然,前提是你说的那人真的别人刺杀了,那我只能说他那个人遭人嫉恨,许多人巴不得他死。不是我动的手。当然,不是我也可能是你那位风华少爷动的手也未必。他手头上的人实力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一个小小的侍女都有着这般出色的能力。我不觉得他会缺人手。”

姑苏长风这般一说。倒也不是没可能,况且这慕风华连自己被擒这种事情都可以操作,甚至于被人出卖。都可以在绝境中逢生,也不是不可能的。

“月央。”

“小姐,事后奴婢也查问过,并无任何人动手。应该不是安插在赤霄国的人动的手。”

“不是吗?那会是谁?”沈竹茹喃喃自语,虽然有那么瞬间闪过慕风华的身影。可一想到他还需要隐藏起来,应该不会随意泄漏行踪才对,更别提将手中底牌都翻出来用,或许会因此影响他的计划。

如此一来。归咎于巧合也未尝不可。

正如奈何的出现,不也是因为姑苏风被埋伏,让姑苏长风拉过来。这才有了昨日里的那次偶遇。

“既然不是他,那就算了。不过。我说的那人尽早除去对玉瑞国自由好处,没坏处。仅仅两日的大战,天风关口的损失如何?这你可知道?”

“死了一万一千多人,伤了五千人,其中三千人轻伤,八百人重伤,而重伤中便有五百人残废,剩余三百还能治,确徘徊在生死一线,至于剩下的一千二百人,却是误伤,局部骨折,需要休养恢复,战斗力几乎为零。相较于玉瑞国的惨重,赤霄国却也不过死了三千人,死亡人数方面,居然只有玉瑞国的四分之一,完全掉到了攻守双方的死亡人数。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成就,有赤霄国的攻城器械有着很大关系,因为新奇,打了个措手不及。尤其是投石器的出现,这才是诸多士兵骨折与死亡的最大杀器。还有那无法砍断的云梯,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才未曾让对方占据了城楼,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姑苏长风说着,明显也对这局势不看好。

“你也知道是因为攻城器械的缘故才导致了局势的极端变化,你可知为何我非要让姑苏风杀了这个项羽吗?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他设计制造出来的试验品,一旦让他寻找到合适的材料,将会有更多威力更大的攻城器械出现,那个时候,天风关口必破。我记得投石器也不算新鲜玩意,能够造成这般大的杀伤力,恐怕与投石器的精准度、投射速度以及威力有着很大提升的关系吧。”

“是。”姑苏长风点了点头,也不得不承认沈竹茹这话说到的关键,也已经不再觉得那个项羽真的不值得姑苏风等人付出代价出手,当然,前提是真的如沈竹茹说的阿邦。

“对了,奈何昨日里出现在军营,是受邀前往,若无意外,他便是为了救项羽去的。相信有他出手,这个项羽死不了。也就是说,之前的刺杀失败了。”

“奈何?”姑苏长风微微一愣,随即苦笑一声,“真是太巧了reads;。”

是呀,太巧了。

若是没有奈何,说不定这个项羽最终便是不治而亡的结局。

“经历过一次刺杀之后,项羽身边的防卫定然非常严谨,想要刺杀机会不大,不过也不是没办法。若是对方失去戒备之心,想杀他易如反掌。”

“那倒是。”姑苏长风点了点头,随后想到什么,眸子一瞪望向沈竹茹,“你别说你想亲自动手。别说我不答应,就算你慕风华他们都不会答应你以身犯险的。再说了打仗的事情,有男人在就行了,你这个女儿家还是乖乖待着,少掺合进来。”

“姑苏长风,你以为我想参合进来?我也是很爱惜生命的。若是你们一直没有把握把人杀了,那也只能由我想法子处理了。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当初咱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不也见识过我都厨艺?你觉得我都厨艺如何?”

姑苏长风拧紧的眉头因为沈竹茹这番话不由舒展开来。

“有把握?”

“我一直以来都信奉一句话,世间万物皆可入药,饭菜这东西,其实也是药,适当的搭配一番,银针查不出所以然来,但是吃进去的时候。那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察觉到的。更别提,杀人这种事情,谁说一定要暴力血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也不是做不到的。人的身体可是奥妙无穷,一点点小小的变动,那也是会死人的。”

沈竹茹平淡的说话,脸上表情非常平静,就跟在聊着今天内天气如何一般,心平气和,让姑苏长风的眼睛都不由因此亮了。

“你要做什么我可以不阻止,不过希望你能够再确保自己安危之前动手,当然,若是能够将方法交给别人去办,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方法有,可是有些方法,若无近身机会,根本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另外一些方法,涉及到厨艺问题

,除非精通厨艺,又能够进出赤霄*营之人,想要借机动手,很难。”

“那真是可惜了。”

“如今都快六月份了,玉瑞国京城那边状况如何?局势是否稳定了?”

“也差不多了。如今二皇子玉胤祥与四皇子玉锦穹之间的争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如今就看说手段更高一筹,根据我的推断,十月之前定然见分晓。不过,老皇帝如今病发熬不住太久了,也不过是三四个月的事情,这也成了决战的信号。京城三大世家按兵不动,十大望族各自战队,一旦出了结果,这十大望族至少减半,其中姚家可是站在四皇子那边,对了有个叫做慕谨阳的年轻人你应该不陌生吧,据闻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得了玉锦穹的重用,耐人寻味着。不过,一旦四皇子落败,这家伙绝对是第一个遭殃的倒霉蛋,相反,若是四皇子胜了,他的地位可就水涨船高了。”

慕谨阳,多么熟悉而陌生的名字。

还以为这家伙早被人玩死了,没想到居然还这般坚挺着,还混得不错的样子。

不过,就算是皇位之争有了结果,整顿掌控局势都需要一些时间,沈竹茹真担心这天风关口的战事,是否能够维持到国内定下来的时候。

而一切关键,皆在一个人――项羽!(未完待续)

ps:感谢热恋与夙依影的平安符!

安顺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正规
金华好的妇科医院
泰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安顺治疗癫痫病哪家最好
金华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