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炼金之刃 第四十二章 缠战阻敌,以静制动

发布时间:2019-10-17 13:24:52

炼金之刃 第四十二章 缠战阻敌,以静制动

从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身上弥散开来的气息,让梅林?艾弗里深深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刚才此人还只是个资深导师级熔金战士的话,现在就变成了只存在于传说典籍之中的上古长生种――吸血鬼族。艾弗里曾经在一支尤为破烂脏污的羊皮卷轴上面看到过关于吸血鬼族的部分记载,这是一支背弃光明的卑劣种族,生命悠长,动作敏捷,实力强悍,而且在黑夜降临之际战斗力还有进一步增强,即使是普通族人也拥有高阶熔金战士都难以匹敌的力量。

这个种族可能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太阳,金色太阳的惩罚会让他们身心受损,实力减弱,甚至直接毁灭。沐浴着从天穹之上洒落的金色阳光,艾弗里心中的疑惑有增无减。

维克托头领的阅历的确深厚,帮助他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对方的情况,“是黑夜药剂,一种很偏门的炼金药剂,,掩饰身份和真正实力的拙劣模仿品。”他尽可能用简洁的语言描述着,“使用黑夜药剂作为掩饰,那家伙准备拿出真正的实力了。”

拿出全部实力的资深导师有多么难以对付,艾弗里心里非常清楚。他年纪虽轻,却已经见识过好几场发生在导师之间的激战,警惕心甚至比维克托头领还重。

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刚刚抬起腿,艾弗里就立刻激发冰霜皇帝戒指附带的霜冻领域,同时向后退开,把主战场留给维克托头领。

激烈的战斗再次展开,这一次维克托头领成了严防死守的一方。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仿佛化身为真正的恶魔,绕着维克托头领游走攻袭,脚步快得令人目不暇接,把手中的利刃挥舞成一团散播死亡的风暴。

相比之下,维克托头领的动作就显得笨拙得多,不过经验丰富的反抗军头领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他双手各持一把锯齿短剑,谨慎的招架住对方的每一次进攻,几乎完全放弃了反击的打算,哪怕对方露出很大的破绽,也绝不趁隙反击。

面对这个顽固的对手,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连续变换了几种花招,结果却都失败了。最开始他试图用狂风暴雨一样猛烈的连续进攻击溃维克托头领的防守,如果这是一场单对单的决斗,他当然可以实现自己的目的,但是艾弗里用两发精准的寒霜射线打乱了男人的进攻节奏,给维克托头领争取到了宝贵的喘息机会。

接下来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又变换攻击节奏,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花招组合之后,是一次极为恶毒凶狠的突刺。维克托头领没有躲开这记突刺,由于双方的实力差距,他根本躲不开。

维克托头领所能做到的唯一事情,就是全力激发斥力护盾,任凭利刃刺进胸膛,然后两把锯齿短剑交叉剪切,逼迫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迅速后退。

利刃从维克托头领的胸膛之中拔出,带起一股赤漓漓的鲜血,不过转瞬伤口就平复如初。艾弗里悄无声息的贴近维克托头领的背后,催化了一整瓶青钢溶液。散发着幽幽蓝光的薄雾围绕在两人身边,给本已画下句号的战斗增加了几分悬念。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心中不免多了几分焦躁。黑夜药剂能够帮助他在全力出手的时候掩饰身份,但是也不免让他受到了阳光的干扰。

这点干扰实际上算不了什么,只是令人的情绪更容易发生波动罢了。换成是战斗经验稍微逊色的学院派导师,现在肯定已经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然而维克托头领极为擅长在劣势条件下进行缠战,直到不远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依然没能够取得决定性的战果。

“什么人?奉执政官阁下的命令,戒严期间,禁止私下殴斗!”有个大嗓门高声呼喊起来,紧接着从好几个方向都传来铜哨尖锐刺耳的调子。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恼火的啐了一口,收起银色利刃,向后跳开,维克托头领的两把短剑对他几乎没有威胁可言。

一队全副武装的治安官出现在街道的另一头,他们装备着铅箔护甲、气动步枪和刺刀,而非平时的厚外套、短木棒和盾牌。为首的治安官是位高阶熔金战士,眼神锐利冷静,看到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之后,他竖起右手,示意同僚们停下脚步,举枪戒备。

“狂欢夜早就过了,这位导师大人,请您摘下面具,亮明身份。”

戴着恶魔面具的男人冷笑了一声,治安官的谨慎应对让他彻底失去了猝然偷袭、制造一场恐怖屠杀的可能。在十几支气动步枪面前,他至少要耽误三分钟时间,才能解决这些治安官。然而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嘈杂声正在迅速接近,或许用不了两分钟,这里就会出现整整一个联队的城卫军士兵。

“你的运气真不错,铁大师,希望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不要有这么多闲杂人等围观。”

男人略带嘲讽的声音和他的身影一起消失在阴影之中,治安官们纷纷开火射击,铅弹宛如一阵火雨降落在男人消失的地方,噼噼啪啪在围墙上打出一片凹坑。在首领的指挥下,他们步步推进,连续三轮射击之后,已经把艾弗里和维克托头领围在中间。

“铁大师,您没事吧?”治安官首领点头致敬,然后朝着男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们得到消息,您和您的同伴遭到袭击,就马上赶了过来,同时还通知了城卫军巡逻队。我向您保证,那家伙绝对没有第二次袭击的机会!”

“我们不要紧,治安官大人,要紧的是药剂师公会那边。”艾弗里眉头紧皱,脸色并没有因为治安官首领的保证而缓和下来,“我放在私人保管箱里面的陷阱被触动了,炸断了半座塔楼

,现在我最关心的是药剂师公会到底损失情况如何?黑尔兰德会长和德本?巴斯滕宗师是否平安?”

一连两个问题让治安官首领的笑容有些发僵,他带些窘迫的挠了挠头发,“铁大师,得到您遇袭的消息之后,我就带人赶过来了,药剂师公会那边是布鲁斯分队长在负责,我可以派人去询问一下……”

“不,不必麻烦了,我们必须去药剂师公会那边查看情况、收拾残局。”艾弗里挥了挥手,充分展现出一位年轻天才的不近世情,“希望我的心血还能剩下一部分,哎,当然,能够让窃贼留下一点什么东西就更好了。”

治安官首领朝着少了半截塔尖的药剂师公会高塔看去,不禁打了个寒颤,“依我看,那个倒霉的窃贼恐怕什么都留不下了。您的炼金陷阱威力真是可怕,就是导师级的熔金战士,事先没有做好准备也难以全身而退吧。”

“那个窃贼肯定不是普通的导师级……”艾弗里咕哝了半句,然后朝着维克托头领转过头去,“怎么样,维克托先生,您的伤势还有什么妨碍吗?”

“右臂的肌肉被切断了一部分,虽然及时使用青钢药剂恢复了伤势,但是还有点用不上劲。”维克托头领活动了一下手臂,脸色凝重的回答说,“再遇上刚才那个水平的刺客,我怕是有些应付不来。”

“执政官阁下向考文垂的城卫军、治安官、冒险者和雇佣兵都颁下了命令,只要铁大师有需要,我们有义务保护他的安全,护送他到任何地方去。”治安官首领语气恭敬的解释说,“请您放心,我们一定能够把您平安护送到药剂师公会,和那里的治安官队伍汇合。”

惠州治疗早泄费用
苏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安顺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惠州治疗早泄医院
苏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