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校草制霸录 十六、牛刀小试(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12:31:56

校草制霸录 十六、牛刀小试(上)

江水源不禁愕然,问小胖子道:“我什么时候侮辱过他的人格和智商?”

“就在刚才呀!”小胖子很肯定地回答道,“他在那里紧张出题,你却毫不在意地转过身点菜,根本无视他的存在。关键是不仅点菜,你还一边点菜一边很霸气地说道:不着急,慢慢想。完全视他如土鸡瓦狗。不过你刚才点菜的姿势真的很酷炫,就像关羽看袁绍旗下的将帅兵马:‘吾观颜良文丑,如插标卖首耳!’简直帅到没朋友!”

江水源哭笑不得:“我是真的饿了!我不转过头怎么点菜?点菜的时候我顾不上回答他的问题,当然希望他出题慢一点,怎么就变成了侮辱呢?你们这样暴力强膜是不对的!”

小胖子道:“正常人在这个时候不应该紧张到忘记饥饿吗?你居然还能感觉到饿、还有闲心转过身去点菜,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

江水源摊摊手,又问乔一诺和那两位女生:“你们也觉得我是在侮辱过他的人格和智商?”

三人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看到自己一方所有人员都这么认为,江水源彻底放弃辩解的打算。阎树桐这时也停下脚步:“第一题,‘二桃杀三士’是古代著名的智斗故事,相传诸葛亮在《梁甫吟》中曾专门吟诵此事。那么请问,被杀的三个人分别是谁?”

说实话,“二桃杀三士”不算生僻,很多人都听过,说的是春秋时期齐国名臣晏婴如何利用武士喜欢争功又讲究义气的心理,以两只桃轻松弄死三位恃功而骄大将的故事。但对于正常人而言,有趣的故事情节可以过耳不忘,主人公晏子是位名人,也不难记住,唯独三个悲催的配角,就很少有人在意了。就好像大家都知道关二爷千里走单骑、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可有谁关心被他们斩落马下的那些武将?

好在江水源不是普通人。

他伸手接过食堂阿姨的饭菜,一边刷卡一边回答道:“根据《晏子春秋》,那三个倒霉的家伙应该分别是公孙接、田开疆和古冶子。没错吧?”

“没错。下面轮到你问了!”

江水源把饭卡递给小胖子,自己端着饭菜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你问我三个人名,我也问你三个人名吧!‘秦穆杀三良’一事见于《诗经》的《黄鸟》,后世吟咏者很多,像东汉王粲在《咏史诗》中就写道‘秦穆杀三良,惜哉空尔为’。你说说三良分别是谁?”

“子车奄息,子车仲行,子车针虎。”

“正确。”

江水源暗暗点头。这题目不算偏,因为《诗经》是国学入门书籍,三良的名字在《黄鸟》诗中都有明确出现,但要流利回答出来也得一定的功底才行。阎树桐能做到这一点,说明他基本功非常扎实,甚至对《诗经》乃至国学基本典籍都比较熟悉。看来不能小视天下英雄啊!

殊不知阎树桐震惊更甚。

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对面那个小白脸提到《诗经》中的《黄鸟》,说明常见典籍不在话下;能够背诵王粲的诗句,意味着其他方面也差不到哪儿去。——这都不算什么,真正吓到他的是随口就说出“秦穆杀三良”的题目,与自己的“二桃杀三士”简直若合符节,就好比考试出试卷,随便出一张并非难事,但对方马上比照着你的题型和难度再出一张,那就很吓人了!这意味着对方不仅熟练掌握相应的知识点,而且思维相当敏捷,驾驭起来举重若轻、信手拈来!

更要命的是,自己之前还不知死活让了他三题,想想都觉得后脊背发凉!

第一轮算是试探。双方都发现对手不是省油的灯,出题开始谨慎起来。尤其阎树桐,想要获胜就必须在接下来的6题中赢得3道以上,像现在这种平局已经算是输了半手。他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说道:“上一轮是我出题,这次该你了!”

“好,”江水源也不推辞,“请问《春秋》十二公中,死于非命都有谁?”

《春秋》是春秋时期鲁国的编年体史书,记载了从鲁隐公到鲁哀公十二任君主。据孟子说,当时世衰道微,臣弑其君者、子弑其父者者屡见不鲜

校草制霸录  十六、牛刀小试(上)

,连礼仪之邦的鲁国也不例外。江水源问这个问题不算太难,主要就是想看看阎树桐对经学典籍掌握的程度究竟如何。

阎树桐字斟句酌地回答道:“《春秋》十二公中,首先死于非命的应该是鲁隐公,他是被公子挥派人所弑;其次是鲁桓公,他被齐公子彭生勒死在车上;接下来是鲁闵公,他被庆父派卜齮袭杀于武闱。鲁昭公应该不算,他只是被季氏所逐,流亡在外,最后死于晋国与鲁国交界的乾侯。——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死于非命就是隐、桓、闵三公。”

江水源轻轻鼓掌道:“看来阁下对《春秋》很熟啊,佩服、佩服!”

阎树桐面有得色,言语却还带着几分矜持:“《春秋》虽然号称难懂,但作为我们国语系学生的必修课,掌握基本史实还不在话下。下面该着我出题了,《春秋》算是历史,我也出一道历史题吧。请听题,中国历史上哪一年出现的年号最多?”

“出现的年号最多?是包括改元、割据势力并立、叛乱僭号都计算在内?”

“没错!”

江水源首次现出凝重之色。前人汇集年号的书籍很多,自唐代封演的《古今年号录》以来不下十馀种,但都存在搜罗不齐、缺乏考证等弊端。具体到哪一年用了哪些年号的书,江水源更是从没见过,他必须要把那些散乱的年号按照年份排列统计出来。这可是个浩大的工程!

他放下筷子,仰首望着食堂洁白的天花板,脑子里开始急速运算。

阎树桐却好整以暇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他在那里皱眉苦思,心里泛过一丝阴谋得逞的快慰。这可是他以前闲暇时心血来潮整理的一个小东西,因为老师觉得没有任何学术意义,最后半途而废,没成想现在却派上了用场。果然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一分钟。

两分钟。

到了第三分钟,江水源无奈地叹了口气,揉揉眉心:“这题我一时半会儿真算不出来,就算我输了吧。请问一下,这道题的答案是?”

阎树桐嘴角勾起,露出邪气的微笑:“答案是公元401年所在的农历辛丑年,共有12个年号,分别为东晋隆安五年,后燕长乐三年、光始元年,后秦弘始三年,北魏天兴四年,后凉咸宁三年、神鼎元年,南凉建和二年,北凉天玺三年、永安元年,南燕建平二年,西凉庚子二年。如何?”

“受教了!”

“那好,接下来该我出下一题了——”

“等一下!”江水源突然叫停道。

“怎么了?”

江水源皱着眉头问道:“请问你这个结果有何出处?是出自哪位学者的著述,还是你自己统计出来的?”

“是我自己统计出来的,有问题吗?”

“那就难怪了!如果12个年号就是最多的话,应该还包括公元409年所在的农历己酉年才对,因为那一年分别是东晋义熙五年,后秦弘始十一年,北魏天赐六年、永兴元年,北凉永安九年,南燕太上五年,西凉建初五年,北燕正始三年、太平元年,夏国龙升三年,也是12个年号。”

阎树桐张大嘴巴,半晌才呵呵干笑几声:“那我的答案也没有错啊,大家都是12个年号,算是并列第一。”

江水源摇摇头:“不对,应该还有比12个更多的!”

“怎么可能?五胡十六国时期割据势力最多,加上好几个改元的,其他朝代怎么可能超过它?你莫非觉得五代十国时期,会有年号更多的?我告诉你,我统计过,绝对没有超过12个的!”

荆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荆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荆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荆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荆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