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保安的逆袭 第四十九章 口水

发布时间:2019-09-24 19:03:37

保安的逆袭 第四十九章 口水

爬山比走平路累多了。

百来米高的山,可不是百来米的路,爬上去,还是需要一点力气的。

钟源有那个力气,可是龚胜男真的没有那个力气了。

又走了一段,她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钟源……我不行了……我走不了了……”

“不行了,有什么遗言要留下吗?”

钟源也坐下来,说道。

他提着那么大一个旅行箱往上走,也觉得有些累了。

平时自然不在话下,可是现在是饿了一整天,又消耗掉那么多的体力,他也需要休息一下。

“你要是能够回去……”龚胜男哭了起来,“你告诉我爸,我对他不住,没能给我们龚家留一个后……你告诉卿卿,我依然爱着她!”

又累又饿,她觉得她是活不下去了。

她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嘤嘤的哭了起来。

“你还真交代遗言啊?”

钟源翻了翻白眼,道:“放心吧,有我在,你死不了的。”

“我感觉我就快要死了。”龚胜男道,“我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要不……”钟源试探着说,“我弄点草根树皮给你填填肚子?”

“我不要!”龚胜男道,“我要吃红烧肉、蒸排骨、白斩鸡、大烧鹅……”

她说着,口水就留出来了。

钟源突然靠近她,吻住了她的嘴。

龚胜男一怔,满脑子的黑人问号,心忖:“这家伙想干嘛?椿药又发作了还是爱上我了?”

一根舌头伸进来,她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巴,心里还是一片茫然。

这发展得也未免太快了一点,让人措手不及。

过了一分多钟,二人才分开,钟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道:“总算没那么渴了。”

“啊?”龚胜男张大了嘴巴,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还没找到水源,口水不要浪费了。”钟源道。

虽然他可以用术法引来淡水,可是鬼知道要在这地方呆多久,法力就那么一点点,还是省着点用吧。

“钟源,你特么就是一个大混蛋!”龚胜男带着哭腔说道。

“休息够了,继续走吧。到了上面就可以睡觉了。”钟源没力气跟她吵架,站起身来道。

“我不走了,死在这里算了。”

龚胜男赌着气说。

“你不走,那我就一个人走了。”

钟源丢下这一句话,提着旅行箱就往山上走去。

“喂!钟源,你这个大混蛋,你真把我丢这里啊?”

龚胜男急了。

夜色已经降临,让她一个人呆在这树林里,可真有些害怕。

可是钟源已经提着旅行箱离开了,怎么叫都不回头,她气得哭了起来。

“混蛋!王八蛋!没良心的东西!禽兽不如!”

她一边哭一边骂着。

不知道骂了多久,听到脚步声响,抬头看去,却是钟源又回来了。

她更生气了:“你走啊!你回来干什么?让我在这里死了算了!”

一阵委屈袭来,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直流,放声大哭了起来。

“别哭了,”钟源来到了她身边,“不要浪费水源了。”

龚胜男听到他前半句话的时候心里还一暖,听到后面半句话,火气腾的就起来了,怒道:“我就要哭,就要浪费水源,你管得着吗?”

“等你渴的时候,就要后悔了。”

钟源摇了摇头,弯下身来来了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

“干嘛?”龚胜男惊叫。

“你不是没力气走了吗?”钟源道,“我把你抱过去。”

先前他手上提着旅行箱,要同时将龚胜男也抱过去,有点吃力。所以他就先将旅行箱给拿上山去

保安的逆袭  第四十九章 口水

,下来再抱龚胜男过去。

龚胜男想明白这一点后,心里的怨气消除了很多,甚至还有一点感动,也就没有哭闹了。

她双手勾在钟源的脖子上,减轻了钟源手臂的压力。

听着钟源一边走一边喘着气,她突然幽幽的问道:“钟源,你现在口渴不?”

“有一点,”钟源道,“怎么了?”

“我现在又有点口水了,我喂给你。”

说着,龚胜男将嘴凑上去,堵住了钟源的嘴。

这一次她感觉到钟源的嘴唇确实很干涸。

一下午她喝了四罐红牛,钟源却什么都没有喝,还要忙着准备住的地方。

龚胜男又有点想哭了。

被龚胜男将嘴巴堵上,钟源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差一点松开手让龚胜男掉下来。

知道的是传递口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嘴呢。

本来想拒绝,不过确实是很渴,所以他还是很配合的张开了嘴。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强行分开了。

这么抱着亲着,钟源突然发现牛魔神水的药性又有发作的迹象,连忙分了开来。

现在又累又饿,实在是折腾不起来了。

“为什么?”龚胜男不解的问道。

“额……”钟源想了想道,“现在不口渴了。”

“直男癌!”

龚胜男很郁闷的想着。

钟源抱着她上到了岛上最高处,在那个小木棚边把她放下,道:“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我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

“钟源,你别走!”龚胜男道,“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克服一下吧。”钟源道,“再不弄点吃的,我们明天可能就起不来了。”

“这晚上什么都看不见,能找到吃的吗?”

龚胜男大是怀疑。

“我能看见。只要有能吃的东西,我还是可以找得到的。”

钟源走了几步,又回头道:“你在这里也注意点,要是有什么危险,记得叫我一声。”

“哦。”

龚胜男点了点头,又道:“那你不要走远了。还有,你要小心一点。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我就活不下去了……”

说到最后,她又哭了起来。

她在这里没有一点生存能力,钟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她还真的活不下去。

“你放心,我不会有危险的。”

说完这句话,钟源就离开了。

夜色下,龚胜男打量着钟源搭建的这个棚子,面积约有三四平米,三面都堵了起来,就前面用一些比较大的石头码了一个一米高的墙,可以跨过去。

里面用细树枝铺了一张床,免得直接睡到地上。

虽然非常的简陋,但是住下来,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一下午弄这么一个棚出来,他一定很累吧?”

龚胜男心想。

抚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南昌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徐州牛皮癣
怎么预约上海远大心胸医院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